首页 > 新闻动态 > 一位神奇的手术插画制作师
一位神奇的手术插画制作师
- 2021-06-14-

  朱吟心的计算机里放得较多的各种各样绘图和制图软件,她是浙江大学医科大学附设邵逸夫医院神经外科大夫,除此之外一个身份是手术插画制作师。

  人的大脑、心脏、血管、神经系统,这类人体细胞,在她的笔下,惟妙惟肖。

  “脑部手术如何做?是否要把脑壳划开?可不可以做微创手术?”这也是手术前,病人和亲属问得较多的问題。这时候,大夫通常要花许多的时长去向亲属表述她们学了很多年的医学常识。这里大夫表述的很费力,那里病人和亲属或是一脸茫然。

  在手术前的交谈,她会取出自己画的手术插画给病人和亲属看。“正对着影象影片解读比划很长时间,还比不上给他们看一看手术插画,一是让她们了解病症,二是清除她们对手术的焦虑心态。”她觉得,这算作医学插画最具有意义的方面。

手术插画制作

  85后的她打小就爱绘画,髙考前还曾想考美术学院,可是最后却挑选学了医。读医的那时候,她有时候会画下解剖图,通常自觉得画的还不错,但自始至终都没进过解剖导师的眼。“我真真正正再拿出画笔工具,是一年之前,那时候见到一名很厉害的手术插画制作师,他画的肉把自己家的猫都骗了,我便想把之前的技术再拾起来。”

  大夫的工作比较忙,手术、护理查房、门诊、值勤……朱吟心全是运用业余时间来了解,她因此还报了专门的网上医学插画培训课程。

  这一年多的时长,朱吟心大约造就了六十多幅著作,有科普性的,也有专业性的学术论文配的插画。

  “科普性的医学插画最核心的是要画得浅显易懂,让非医学类专业的人看了一眼就懂得。”朱吟心说,医学自身很繁杂,对平常人而言,不论是用言语或是文本做表述,都难以表述地清楚、及时,“图画始终是最直接的。”

  朱吟心曾制做过一幅有关垂体瘤手术的插画:人的大脑哪一个位置长了肉瘤;怎样根据鼻孔去做脑子的手术;如何摘除肉瘤。

  “病人和亲属实际上对手术全过程是很迷惘的,也无法释怀我们说的根据鼻孔进行手术究竟是什么。”朱吟心说,大部分状况下,手术前交谈时,大夫要不是正对着影片口头上表述,要不是用某些教科书式的平面图简略讲解,“讲了很长时间,亲属来啦句我又不明白的,大夫你在说什么便是什么吧。那时候就感觉有点儿受挫。”

  在沒有了解医学插画前,对某些繁杂的手术,朱吟心常常会临时性在紙上简易画几画给病人和亲属演试,“拥有医学插画后,她们会看得很更懂得,就会有这些‘原来是这个样子’的感觉。”

  这也是她觉得科普性的医学插画较大的作用。但画这种的插画并不易。

  “手术插画制作师有别于一般插画师,他不仅要有医学常识,还需要有美术基础。平常各位见到的人体器官组织不是样本便是部分相片,但这类和活体组织或是有区别的。”朱吟心说,医学插画师的出现便是将这类正常的或是病变的气管组织抹除血,更新鲜地呈现出來,让各位对病症有更直接的了解,与此同时,将这些繁杂的手术流程呈现在病人眼前。